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阿尔及利亚赢了非洲杯为啥子法国成了欢乐的海洋?!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03

  战胜塞内加尔队,夺得冠军。这也是阿尔及利亚继1990年以后再次登顶非洲杯。

  当胜利的消息传来,整个阿尔及利亚都在欢庆,首都阿尔及尔的街头更是人潮涌动。国旗挥舞起来,热情的火焰也不能少!

  当比赛打响2分钟不到阿尔及利亚就有一粒进球后,小编家外面的街道上就有人开车载着飘扬的国旗转圈圈。而当比赛正式结束,欢呼声、鸣笛声、还有小炮仗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电视新闻里,关于阿尔及利亚民众欢庆的新闻也是不少,许多人甚至聚集到了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庆祝,煞有去年法国人庆祝赢得世界杯的架势,许多在法国的小伙伴都发圈表示仿佛穿越到了阿尔及利亚。

  那为什么阿尔及利亚人对足球如此狂热,又如何会在法国“喧宾夺主”呢?下面小编就给大家一一道来。

  小编家所在的区域和一个阿尔及利亚人聚居区仅两条街的距离,从非洲杯开赛以来,每次阿尔及利亚取胜,准能听见他们欢呼的声音。

  7月11日,阿尔及利亚队以一个点球的优势战胜科特迪瓦队,取得四分之一决赛的胜利。眼看着离决赛越来越近,大家越来越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走上街头,然而从乱放烟花、投掷杂物到挑衅警察、破坏和洗劫沿街商铺,原本的欢庆变了味。在图尔,甚至有人试图用阿尔及利亚国旗换下市政府广场上的法国国旗。

  7月14日,是法国国庆节,也是阿尔及利亚对阵尼日利亚的半决赛。由于之前的教训,法国多地都加强了戒备和管理,巴黎地区的治安部队人数也从原来的650人增加到了2500人。虽然依旧有球迷滋事和危险驾车,但总体平静了许多。

  7月19日决赛前,巴黎市政府曾经考虑过封锁凯旋门附近区域,不过最终并未实行,而是加强了监管,而当晚的球迷虽然嗨了一晚上,却并未发生恶性事件。偶尔有球迷想要来挑战一下警察大哥们的威严,扔个烟花炮仗啥的,不是被警察的催泪瓦斯逼得流泪回家,就是直接被带走。据统计,全法当晚一共有198名球迷被捕,177人被拘。

  看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有疑问,在法国究竟有多少阿尔及利亚人,怎么就能有这么大阵仗?

  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所(INSEE) 在2015年曾做过调查,阿尔及利亚人在总的620万外国移民中占12.8%(约为79万人),是法国最大的移民群体。如果再算上还未取得法国国籍等情况,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的数量会更多。

  阿尔及利亚位于非洲北部,与欧洲隔着地中海相望。其国土面积位列非洲第一,石油、天然气储量极大,南部更是有着广阔的撒哈拉沙漠。

  在法国和阿尔及利亚的“纠缠”中,是法国先招惹了阿尔及利亚,一共有三个过程:

  1830年,法国国王查理十世派遣3万军队远征阿尔及利亚,将其变成了法国的殖民地。由于当时阿尔及利亚的人口不多,无法进行有效统治,法国就通过土地、贷款等优惠将本国要移民美洲的人吸引到了阿尔及利亚。

  1848年,法国正值二月革命,国内大量工人失业。国家管理者为了保持国内的稳定,拿出5千万法郎专款和每人两公顷的土地,将失业工人们“打发”去了阿尔及利亚,还规定他们3年之内不准卖掉土地。据统计,截至1866年,一共有22万法国人移居阿尔及利亚。

  1871年,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战败,需要将东北部的洛林、阿尔萨斯地区割让。当地居民不愿沦为普鲁士的公民,低人一等,于是纷纷将目光投向阿尔及利亚,掀起了新一轮的移民潮。

  在法国人迁往阿尔及利亚的同时,从1905年开始,许多阿尔及利亚人也奔赴法国谋生。

  他们首先到达马赛,在这里的炼油厂或者码头上工作。随后一些人被法国北部加莱地区的矿场和中部及巴黎工厂雇佣。他们拿着和法国人一样的工资和福利,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并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群体。

  一战时期,法国向其殖民地大量征收工人和士兵,其中阿尔及利亚贡献了将近80万的工人和175万的士兵。他们参与到战争前线和生产的方方面面,被法国人所认可。许多法国人和阿尔及利亚人选择结婚在一起,甚至那时候,阿尔及利亚人可以在法国庆祝伊斯兰的节日。

  之后,阿尔及利亚人移民法国的步伐从未停止,甚至在1947年,他们被更好地安置,被行政机构视为FMA(Français musulmans dAlgérie 法国籍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人),拥有和其他法国公民一样的权利,包括选举权。

  但之后的移民质量受到怀疑。Daniel Lefeuvre教授在他2005年著作chère Algérie中提到,上世纪50年代移民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多数是因为当地人口爆炸和贫穷。当地政府为了减轻压力,鼓励他们移民,但这些人并不是符合法国经济建设需求的有效劳动力,反而带来了不稳定因素。不过,历史学家Gérard Noiriel也提到,移民们,尤其是阿尔及利亚人,在二战后建设了法国90%的高速公路,七分之一的机器和二分之一的住房。

  在1962年阿尔及利亚获得独立后,一百多万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国移民纷纷撤回法国,许多阿尔及利亚人出于思想文化和经济等原因也没有停下移民法国的步伐,至1982年,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曾达到80万。

  无疑,这样的你来我往,使法国和阿尔及利亚之间产生了说不清理还乱的关系。据一位在阿尔及利亚生活过十年的先生透露,阿尔及利亚几乎家家都有法国亲戚。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也曾经说过:“世界上很少能有国家像法国同阿尔及利亚之间具有这种复杂、深刻、血肉相联的关系。”

  世界上对足球狂热的国家绝对不在少数,去年法国人欢庆世界杯冠军应该也给大家开了眼。对于阿尔及利亚而言,足球除了是运动和竞技,更是一种政治表达。

  世界报:《2019非洲杯:在阿尔及利亚,足球也是一个政治》©Le monde

  根据《世界报》(Le Monde)的报道,阿尔及利亚的足球文化诞生于殖民时期。人们聚在一起踢球,他们的俱乐部被称为“musulman”,而在其中,有些人开始发展民族主义运动,希望唤醒国人对抗殖民者,获得独立和更好的生活条件。意识到这种现象,法国于1928年在阿尔及利亚强制增加当地俱乐部的欧洲球员配额,目的就是为了警告阿尔及利亚民众:不要企图破坏殖民秩序。

  1954年至1962年,由于法国未兑现二战胜利后承认阿尔及利亚独立的诺言,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不断持续,当地人民以游击的形式与法国军队展开斗争。

  如今被称为“北非之狐”的阿尔及利亚足球队诞生于1958年。它的前身是“棕色钻石”(Diamants bruns),由Mustapha Zitouni(时任摩纳哥足球队后卫)、Rachid Mekhloufi(时任Saint-Étienne足球队前锋)等阿尔及利亚裔的法国球员偷偷在突尼斯组建。他们中有的人还曾被预选入法国国家队出征当年的瑞典足球世界杯,但他们更愿意为国家的解放战争作出贡献。

  在独立前的四年里,他们就以阿尔及利亚的名义参加了世界上80多场比赛。这一行为加强了当时人们的国家和民族认同感!

  然而,当1962年民众期待的独立到来,阿尔及利亚这个国家却并没有获得真正的安宁。军方权力的过大,政权的不稳定和频繁交替,国内的就业不足等问题直到现在仍没有解决。

  2019年4月初,阿尔及利亚民众曾上街抗议执政长达20年的老总统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继续执政,而由此引发的至今都没有结束。为了表示不满,阿尔及利亚民众甚至在足球比赛现场演唱抗议当局的歌曲。

  在7月19日阿尔及利亚获得非洲杯胜利后,也有人喊出了“第二颗星星,第二个共和国”(Deuxième étoile, deuxième République)的口号。

  无疑,足球上的成功鼓舞了阿尔及利亚民众,足球更是一个阿尔及利亚民众表达政治诉求的工具。他们的呐喊和狂热,可能不仅仅是因为一场足球赛的胜利,更是在那背后,阿尔及利亚民族的胜利,和对阿尔及利亚在政治、经济和生活上越来越好的期待。

  从1830年算起,阿尔及利亚和法国的纠缠已经快190年了,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人都和这两个国家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关系,全年跑狗图不论是消费数字的变化,!其中包括许多我们熟悉的法国名人。

  在法国足坛,齐达内可以说是神一般的存在了,而他本人就是阿尔及利亚后裔。源自阿尔及利亚的卡比利亚地区,他表示:“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就是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首先,我是一个来自La Castellane(巴黎郊区的北非移民聚居区)的卡比尔人,其次,一个来自马赛的阿尔及利亚人,最后一个法国人。”

  出演过《玛戈皇后》、《罗丹的情人》等影片的法国著名女影星伊莎贝尔·阿佳妮也有着阿尔及利亚的血统。对于故乡,她一直十分关注。她不仅多次参与阿尔及利亚总统选举的投票,1999年,她甚至拒绝了阿尔及利亚总统Bouteflika的邀请,因为她对阿尔及利亚政局非常失望,曾声称当今阿尔及利亚政府形同。

  和齐达内与阿佳妮不同,身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阿尔贝·加缪被称为“黑脚”,指的是1962年以前生活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他们对阿尔及利亚有故乡的依恋感,但却不得不离开。他们是法国人,却被本土法国人嘲笑。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加缪称自己为局外人。

  大家还知道哪些有阿尔及利亚血统或者在阿尔及利亚生活过的法国名人呢?欢迎留言哦!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gps-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黄大仙资料| 一肖中特| 白姐心水论坛| 曾夫人论坛| 铁算盘王中王| 香港马雷锋报| 抓码王高手论坛| 白小姐论坛网| 玄机图| 手机开奖结果| 香港神童网| 摇钱树| 东方心经彩图| 五鬼青龙报| 小龙人论坛|